系统将在 2 秒钟后自动跳转至新网址,如果未能跳转,请点击这里进行访问

网信彩票-首页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会员注册

会员中心|广告服务|企业服务

一支钢笔见证“日本八路”(图)

田中赠送给马捷的钢笔。马明训摄

  日前,记者收到一封读者来信,题为《一支钢笔里的抗战故事》。这支钢笔,原来的主人田中曾是一名侵华日军少尉军官,被八路军俘虏后,逐渐认识到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罪行,后来成为一名坚定的“反战联盟”战士,并参加了八路军。

  近日,我们与这支钢笔的保存者马明训来到山西太原,拜访百岁八路军老战士马捷。马捷老人是马明训的大伯,也是“日本八路”传奇故事的亲历者。

  “日本八路”在中国留下的唯一遗物

  黑笔筒,大笔帽,金色的笔尖闪闪发光。这是一支登喜路豪华钢笔,由英国DUNHILL与日本NAMIKI公司联合制造,笔尖上仍然能清晰地看见“MADE IN JAPAN”等字样。

  马明训说,小时候听大伯说这支笔是一个“日本八路”送给他的。“当时很好奇,总听说日本鬼子,怎么还会有‘日本八路’呢?”

  马捷,1916年7月生于河北省蠡县,1938年参加革命,先后在冀中肃宁县动委会、冀中军区回民支队、晋察冀北方分局敌工部任职,后任冀中第七纵队敌工部副部长。

  1943年的一天,马捷收到一个小包裹,里面是一支钢笔,还附有一封书信。信中写道:“马部长,您洗刷了我肮脏的灵魂,让我认清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行径,我愿意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饱受战争蹂躏的中国人民做点事,以救赎我犯下的滔天罪行。”信的署名是田中。

  田中曾是一名日本少尉军官,被俘后,马捷带领敌工部同志,一方面积极给予生活上的照顾,另一方面对他进行教育和感化。慢慢地,田中认清了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本质,不仅积极参加“反战同盟”等组织,后来又参加了八路军。

  马捷和田中建立了很深的个人友谊。在一次战役中,马捷身负重伤,田中一口气将马捷背到后方安全地带。马捷曾代表组织多次与田中谈话,表示可以交换战俘的方式让其返回日本,但田中坚定表示要跟着八路军。

  不幸的是,田中在一次战斗中又被日军俘虏,并被处决。

  得知噩耗,马捷和战友们含泪为田中举行了追悼会。这支钢笔,是这位反战英雄“日本八路”在中国留下的唯一遗物。

  敌后战场“反战同盟”盟员曾达1000余人

  在山西太原桃园北路一个普通的机关宿舍小区里,我们走进马捷老人家里。就在前一天,儿孙齐聚一堂,给他过了百岁生日。

  “他们想采访您的抗战经历,了解一下那个送您钢笔的日本朋友田中!”马明训在老人耳边大声说道。

  一听“田中”二字,老人虽已不能开口讲话,但将钢笔紧紧地握在手里,高高地举起,仿佛一下子又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

  抗战初期,八路军发布优待俘虏“六项命令”:一、不杀敌军俘虏,优待俘虏;二、不取俘虏财物,唯军用品应没收之;三、医治敌军伤兵;四、在可能条件下,将俘虏放回,并给路费;五、愿在我部队服务者,给予适当工作;六、不干涉俘虏的宗教信仰。1938年,毛泽东主席在《论持久战》中强调指出:“对于日本士兵,不是侮辱其自尊心,而是了解和顺导他们的这种自尊心,从宽待俘虏的方法,引导他们了解日本统治者之反人民的侵略主义。”

  在中国反法西斯战场,特别是在八路军、新四军部队里,有一批日本军人被俘虏后,经过教育感化,摒弃长期熏染的军国主义毒素,建立起“反战同盟”等组织。据记载,到1945年8月,敌后战场“反战同盟”先后发展建立了2个地方协议会、4个地区协议会、20个支部,盟员达1000余人。他们有的从事对日军士兵的喊话和宣传工作,有的协助八路军开展改造俘虏工作,有的则直接拿起武器与日本侵略军进行面对面的战斗,不少人为此献出了生命。

  今天,我们不应忘却这支特殊的队伍。(杨明方  张洋)来源:人民日报



2015年0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