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将在 2 秒钟后自动跳转至新网址,如果未能跳转,请点击这里进行访问

网信彩票-首页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会员注册

会员中心|广告服务|企业服务

美“密苏里”舰 今展胜利钢笔

麦克阿瑟在日本投降仪式上签字

英格兰奇切斯特团博物馆中陈列的麦克阿瑟曾使用的“结束二战的钢笔” 

法制晚报讯(记者 黎史翔)1945年9月2日,“密苏里”号上时钟跳转的18分钟永远地载入史册。十余分钟可谓短,却让持续多年的枪炮声平息,等待许久的和平最终降临。

与此同时,麦克阿瑟这一名字随之家喻户晓。

作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上的“关键人物”,麦克阿瑟却对两位被日军俘虏的将军格外眷顾,不仅特意安排两人站在自己身后,还将在日本投降协议上签字的两支钢笔现场相赠。

半个多世纪过后,《法制晚报》采访了美国诺福克的麦克阿瑟纪念馆的档案负责人詹姆斯·佐贝尔,揭开这其中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身后英雄

麦克阿瑟选中两被俘将军弥补“逃离”菲律宾愧疚

美国将军温赖特以及英国将军帕西瓦尔就是在麦克阿瑟签字受降时特意被安排在其身后的“荣誉位置”的英雄人物。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美国总统杜鲁门发布命令,任命麦克阿瑟为远东盟军最高司令,并授权由他安排受降仪式。最终受降仪式选择在“密苏里”号上进行,签字仪式总共持续了18分钟。

对于这一刻意所为的举动,佐贝尔告诉记者,其实,温赖特和帕西瓦尔当时刚刚从位于日本设在中国的战俘集中营中被解救出来。麦克阿瑟当即表示,他要与他们一同飞往日本参与受降仪式。

詹姆斯·佐贝尔认为,也许这是代表了早期美国和英国在太平洋的战败,但是麦克阿瑟可从来没有承认这一点。

日本媒体《日本时报》曾刊登日本投降签字仪式的“总导演”———赫维·贝内特·惠普尔的日记。日记中,记录下了签字仪式的“台前幕后”。

在惠普尔的日记中,对于两人陪同的原因这样写道,“麦克阿瑟指定乔纳森·温赖特少将和亚瑟·帕西瓦尔中将陪同签字,帕西瓦尔中将和温赖特少将一样都是刚刚从日军的战俘营被解救出来,邀请两人出席签字仪式正是对他们所经受苦难的一种补偿。”

日记中称,那天,麦克阿瑟亲自设宴款待了温赖特少将。看到温赖特走进大厅,他连忙迎过去,伸开双臂把瘦小的他紧紧地搂在怀中,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久久不能分开。温赖特是最后坚守菲律宾的美军将领,1942年5月被日军打败,随后被关在沈阳战俘营,1945年8月20日才被解救出来。三年战俘生涯的折磨摧残,使他骨瘦如柴。麦克阿瑟流露出愧疚的目光,此前,麦克阿瑟听从罗斯福总统的调配离开菲律宾,把温赖特留在了菲律宾。

“胜利钢笔”

六支钢笔签下名字及日期两支现场相赠

麦克阿瑟对两人的眷顾,并不止于受降仪式这一“荣誉位置”。

在麦克阿瑟1945年8月29日到达日本前,美国陆军准将考特尼·惠特尼在菲律宾马尼拉获得了四支威迪文钢笔(威迪文是历史悠久的全球笔类制造商,如今与派克、万宝龙、百利金等齐名)。

佐贝尔告诉记者,美国陆军准将考特尼·惠特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参与到菲律宾游击队的活动中。他也是后来领导政府部门起草日本现代宪法的人。

为了受降仪式,惠特尼专门准备了这四支钢笔。实际上最后在受降仪式上,麦克阿瑟使用了六支笔,其中四支是来自惠特尼的威迪文钢笔,另外一支是其妻子珍妮的派克橙色多福钢笔,还有一支是惠特尼的钢笔。

佐贝尔称,签字仪式上有两份投降书文件,一份是给盟军的,一份是给日本方面的。麦克阿瑟在两份投降书上分别用了不同的三只笔,写下了他的名字“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余下的笔分别写下了其职位和年月日。

麦克阿瑟将最先使用的两支象征胜利的钢笔,送给了温赖特和帕西瓦尔。如今,送给温赖特的那支笔存放于美国西点军校军事学院博物馆内,送给珀西瓦尔的那支笔,现在则保存于位于英格兰的奇切斯特团(Chichester)博物馆中。

法晚记者从英国《切斯特纪事报》了解到,帕西瓦尔的这支钢笔在纪念日期间(8月21日-9月4日)在切斯特大会堂展出。

特殊纪念

美纪念馆钢笔藏品今在“密苏里”号上展示

9月2日,盟国在“密苏里”号军舰举行受降仪式,日本外相重光葵和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方签署投降书。麦克阿瑟出场代表盟国签字受降,中美英苏等盟国代表亦先后签字受降。

据记载,麦克阿瑟的第三支橙色钢笔,他打算送给自己的夫人珍妮,签完字后就装在了口袋里。第四支钢笔他当晚送给考特尼·惠特尼将军。

佐贝尔称,另外两支威迪文钢笔在麦克阿瑟签署完受降文件后留在了桌上。美国海军上将尼米兹在麦克阿瑟后签字,但是他使用的是自己的钢笔。英国海军上将布鲁斯·佛雷塞爵士在尼米兹之后签字,用的是麦克阿瑟留在桌上的两支威迪文钢笔。

他也想效法麦克阿瑟,将签字的两支钢笔给他的助手。但是在签字仪式后,麦克阿瑟让当时代表总司令部负责所有受降仪式安排的赫维·贝内特·惠普尔上校,到佛雷塞的助手那里要回了这两支钢笔。

现在,这两支钢笔是位于美国诺福克的麦克阿瑟纪念馆收藏品。

“这其中一支会在70周年纪念日期间,在美国‘密苏里’号上展示。”佐贝尔告诉记者,目前“密苏里”号上的纪念展已经全面展开。他们9月2日会在位于夏威夷珍珠港上的“密苏里”号甲板上,举行活动庆祝70周年纪念日。

据来自麦克阿瑟纪念馆的消息,这一展览将持续到2015年11月。

此外,珍妮的派克橙色多福笔,于上世纪80年代在其位于华尔道夫的公寓中被盗。最后一支惠特尼的钢笔,现在依然在惠特尼家族手中收藏。

对于麦克阿瑟为何会选择使用6支钢笔,佐贝尔只是告诉记者:“我从来没看到过任何关于这一方面的原因解释。”

修改签字

加拿大代表“错位”签字日本那份受降文件需涂改

采访中,佐贝尔向法晚记者透露了这一历史事件中的小插曲。

“投降书签字仪式是非常严肃的场合,大部分在场的人均表示仪式进行得非常顺畅而且有效。在场有135名记者、35名联盟代表、超过60名美国军官以及‘密苏里’号上的船员,共同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佐贝尔说,在受降文件签署完毕后,日本外交部的加濑俊一和日本代表团发现他们的那份受降文件上出现了一个错误。

当时,文件被黑色帆布盖着。文件上,代表加拿大的卢埃林·考斯格莱夫上校签错了位置。由于他的这一失误,在他之后的所有人也全部签错了。

佐贝尔称,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麦克阿瑟让他的参谋长萨瑟兰坐下来修改错误的文件。因此,萨瑟兰亲手划掉了所有国家的名字,然后在签名下面重新写上了对应的国家的名字。所以,因为考斯格莱夫,日本受降文件上的签字全被修改了。

更为让人吃惊的巧合是,代表日本政府的日本签署人是重光葵。1932年,时任驻华公使的重光葵在虹口公园观看阅兵式时,被朝鲜爱国志士尹奉吉投以炸弹,左腿炸断,从此装上了假肢。考斯格莱夫正是当时照顾重光葵的医生。来源:法制晚报



2015年09月16日